私家侦探
  • 上海侦探|侦探出轨调查取证【上海中智私家侦探调查公司】
  • 手机: 13115142759
  • 微信:13115142759
  • 联系:李经理
  • 网址:http://www.shzz66dcgs.com/
当前位置:主页 > 侦探调查 >
侦探调查

上海私家侦探调查公司情妇婚外恋【上海中智调查公司】

时间:2022-05-04 07:43 作者:上海中智调查公司 http://www.shzz66dcgs.com/点击:
上海私家侦探调查公司情妇婚外恋墨然我出生在大城市,家庭条件不错,有两套房子,从小没受过什么苦。大学毕业后,我被分配到一家博物馆工作,很轻闲,接触的人也少。同事给我介绍了一个男朋友,一年后我和他领了证,他成了我的第一任丈夫,没想到我的噩梦开始了。 睡梦中他掐住了我的脖子当时,他在北京一所知名大学做博士后。29岁的我,辞了工作来北京投奔丈夫。 那时他每月只有1000多块钱补助,根本不能维持生活。我一到北京就赶紧找工作,但在竞争激烈的北京谈何容易。最后我找了个每月工资1500元的工作,虽然不多,但两个人加起来也勉强够日常开销。   博士后站提供宿舍,是个很小的两居室,一间放一张大床,另一间放一张小床。正常情况下,我们一起睡大床,但丈夫经常以晚上工作为由,独自睡小床。我知道他们这种人的生活习惯都不好,爱熬夜,有时不一定为了工作,看电视也能看一宿。我每天要按时上班,一个人睡也挺好。   丈夫外表看着文质彬彬,住在一起才知道他脾气并不好。他经常挑我的毛病,为一些琐事和我吵架。开始我想可能因为工作没着落,他心情不顺,一直让着他。没想到,他后来发展到和我动手。   一次半夜我还在睡梦中,他突然掐住我的脖子,我拼命挣扎他才放手,这时我开始觉得他心理上有问题。但第一次遇到这种事,身边也没有亲人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。而且事后他表现得挺内疚,日子只得继续过下去。 离婚时感到难得的轻松   丈夫的专业属于基础物理范畴,挺枯燥的,如果留在北京只能去科研单位,所以他当时的目标就是出国。   博士后毕业了,丈夫的工作没有落实,更不要说宿舍了,还是我托朋友在西四环外租了一间房子。那时,我的薪水已经涨到2000多块钱,他没有收入,生活完全靠我的工资和以前不多的积蓄维持。直到半年后他去了法国,暂时为一所大学的实验室工作,并准备转道去德国。   他一走我就退了房子,搬到大兴和父母一起住。那时我的父母都已退休,把老家的一套房子卖掉,贷款在大兴买了一套两居室。   我们的再一次分离使我有时间、有空间考虑我们之间的问题,我觉得我们真的没有什么未来可言,我们的未来不在同一条线上。出国前,我们没有就未来有过任何讨论,他避而不谈,我更无从谈起。抛开他本身的冷漠性格,我不知道在这个过程中我错在哪里,也许因为他从来就没爱过我吧!   在他去法国4个月后,我通过律师向他提出离婚。他很吃惊,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决绝,不过他很快就签了字。   签字后的那一瞬间,我有些失落,但也感到难得的轻松。后来从我们共同的一个朋友处知道,我前夫曾说觉得对不起我,如果有机会想补偿我。离婚时我已经32岁了,他能把我补偿回22岁吗? 离婚后第一次恋爱灰头土脸   虽然离婚了,我并没感觉到明显的危机。只是觉得第一次婚姻失败,第二次无论如何也要找个合适的。   最初朋友、同事也给我介绍,但每个人的资源就那么多,后来我通过其他渠道接触了一些人,比如网络、婚介所等,老韩就是我通过婚介所认识的。   老韩个子不算高,跟我差不多,但我的个头在女人堆里算高的。老韩比我大10多岁,看起来很踏实,见过几次感觉不错,就继续交往。   老韩也曾有短暂的婚史,他原来是机关干部,后来辞职下海自己办了个小企业。企业效益还可以,但老韩没买轿车,平时只开一辆厢式货车,既代步又送货。他也没买房子,和父母住在一起。   我们都见过双方家长,但也就是走个过场。大家都是三四十岁的人了,家长的意见不那么重要了。   开始那段时间,我们每周末都见面。老韩不忙的时候,也开车带我去郊区玩。第一次出去玩时,我自嘲地说:“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跟男朋友去郊游。”当时我感觉有点像我期待的那种浪漫生活了,因为我跟前夫从来没有一起郊游过。   渐渐地,老韩开始说自己工作忙,我们见面的次数也少了。接着只剩下电话联络,最后,我给他打电话他也不接,发短信也不回。我觉得莫名其妙,都是三四十岁的人了,如果觉得两个人不合适就直接讲,完全没必要这样。这就是离婚后弄得我灰头土脸的第一次恋爱,耗时一年。   如果借钱他定是骗子   转了一个圈,我又回到了起点,又开始马不停蹄地相亲,在形形色色的半老男人中“淘金”,也被形形色色的半老男人淘。 一次,我与一个见过两次的男人一起吃饭。那男人说要买些东西,没带够钱,想跟我借500块钱。我想500块钱也不是大数目,就痛快地借给他了。此后,这个人便再也联系不上,永远消失了。当然,我遇到的也不完全都是这样的人。有些人虽然最终没能成为 男女朋友,却成了普通朋友,有些人也曾经给过我帮助。   去年夏天,通过婚介牵线,我认识了王强,最初很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。说起来王强是隔代东北人,跟我同岁,父母早年从东北去云南支边,就定居在那里,王强是在云南出生长大的。似乎因为有一层老乡的缘故,我们之间确实很谈得来。   据王强自己说,他和一个大学同学一起做汽配生意,在某某汽配城有商位。王强也带我去看过他的买卖,见过他的同学。他说生意不算好,但还过得去,最近还想买房,让我抽空陪他去看看。我想他干的虽不是什么大买卖,维持生计尚可。他人又开朗,不难相处,我心里慢慢对他有了些好感。   认识四个多月的一天,王强对我说生意有点周转不开,想跟我借3万块钱。我想也没想就委婉地拒绝了他,因为我认定:如果借钱,他一定是个骗子。果然,不久后,王强也消失了。   离婚6年还没嫁出去   我现在交往的老王,一年前离的婚,还带着一个十几岁的女儿。他人倒没什么歪门邪道,就是有些抠门。我们谈论过结婚的事,我说要是结婚,别的不买,但家具都要换成新的。他说:“要换你来买!”   我知道他工资不高,养着一辆车,还要给女儿存钱。从内心来讲,我也理解他,但我总是想起一句话:男人愿意给你花钱,不一定爱你;男人不愿意给你花钱,一定不爱你。   现在,我已经离婚6年了,仍然没能把自己嫁出去。郁闷的经历把我曾经的浪漫念头一点点浇灭,也把曾经乐观的我推向了对立面。我也不再幻想那些爱与不爱的事儿,将来什么样只能看造化了。 (责任编辑:蒋辉)

上一篇:上海私家侦探调查公司-上海私家侦探调查公司情感,上海私家侦探调查公司情人【上海中智调查公司】

下一篇:上海私家侦探调查公司哪里有哪家好【上海中智调查公司】

相关文章